儿童阅读的经济研究
2018年-11月-13日 15时:17分:19秒

  儿童阅读的经济研究

 

  

 

  

 

  

三川玲 童书出版人,儿童教育作家,中国教育报家庭教育特聘专家,微信公众号“童书出版妈妈”

  

经济条件越差的家庭,孩子接触书的机会越小……越贫穷,好书买得越少、看得越少,这可能导致家庭的贫穷和无知代代相传。优德w88.com

  

关于儿童阅读的重要性,家长们可能会特别在意这个数字——据英国最近一项研究,童年阅读能力越高的孩子,长大后社会经济状态就越好。7岁时阅读水平每提升一个等级,42岁时年收入就提高5000英镑(约合47000元人民币)。

  

这个关于阅读的经济研究结果,可以让最实用主义的父母重视阅读,把书看成是最重要的儿童必需品。

  

另外,我也常常用经济学的思路跟年轻的父母说:书是世界上性价比最高的商品,只需花一瓶儿童洗发水的钱,或者小朋友坐五分钟电动玩具的钱,就可以买到在世界上某一领域最有建树的人的核心生命价值,买到他几十年最重要的人生财富。

  

创建“童书出版妈妈”这个微信公众号之后,我接触了超过十万个家庭,了解到数以万计孩子的阅读情况,不得不说,经济条件越差的家庭,孩子接触书的机会越少;越爱斤斤计较的家庭,越容易受到促销打折的诱惑,购买的图书并非“最有建树的人的核心生命价值”……越贫穷好书买得越少、看得越少,这可能导致家庭的贫穷和无知代代相传。

  

同样,我认为,贫穷家庭改变命运、富裕家庭保持富裕持续发展力,最重要、最划算的手段是阅读,所以,重要的是用尽量少的钱买到尽量多的好书。

  

我发现,家长购买童书有两个违背原则的做法:

  

1.买书最关心图书的打折力度,关心图书是否册数多、是否套装;

  

2.看见孩子愿意读书就很高兴,只要孩子喜欢就统统买下,结果买了很多快餐读物。

  

第一种情况,家长的购书热情很高,家里也摆满了各种童书,但孩子爱看的书并不多。因为这些书看上去极容易获得,孩子并不觉得阅读这件事情有多金贵,对此十分漠然。优德w88.com我小时候只有几个玩具,以至于现在还记得当年玩过的积木和跳跳铁皮小青蛙。优德88官方网我的邻居是一个奶粉企业的赠品采购负责人,她几乎每天都能给她的孩子甚至我们家带回各种样品玩具。结果,他们家两个孩子都得了玩具厌恶症,任何玩具到了他们手里都是拆开看一看、摸一摸,然后再也不动了。

  

图书是否打折,在家长的购买决定因素里应该排在最后。回想一下我们买便宜衣服的经历,就知道买深思熟虑的好品质衣服(哪怕很贵)其实是最划算的,因为使用频率高,穿得舒服、每次获得的心理收获大。

  

图书同样也是。大多数孩子,从0岁到18岁,有500本好书的阅读量已经足够了,把这500本好书的总价平摊到18岁的每一年,其实父母需要支出的金钱并不多。而且,如果善用图书馆、绘本馆资源,花费会更少。

  

规定自己一年只能买多少册书之后,你购买每本书都会深思熟虑,孩子在阅读的时候能够得到的快乐和收获也是巨大的。不要让图书是否打折来干扰你的判断,那样会让你花更多的钱反而错失了好书。

  

也不要把孩子和你急切想看到的书放到购物车里面等待打折。一是因为世界上最便宜的图书就在中国,也仅有中国才有图书打折这样的奇葩现象;二是因为世界上最珍贵的就是对某本图书的热切渴望——那种类似于爱情的东西,无法反季节消费。

  

第二种情况通常发生在带孩子逛书店,让孩子亲自选书时候。孩子们一看见有喜羊羊、植物大战僵尸、光头强、巴啦啦小魔仙这些卡通形象的图书就走不动路了,不买几本就不愿意出书店门。

  

我不赞成孩子们看这样的书。仅仅举植物大战僵尸为例,我知道这是一款成功的游戏,我个人也非常喜欢玩,但是,它凭什么作为一本童书来卖钱呢?里面有儿童文学作家的劳动吗?有儿童教育家的劳动吗?如果有,在成本里占了多少比例呢?如此著名游戏形象的授权一定是个不菲的数字,而形象授权费显然是图书成本的一大块,我们为什么要为这笔授权费买单?

  

同时,我和一些朋友也约定不给孩子买任何卡通形象的商品,我们可以为童装的舒适布料付费,可以为美术颜料的安全性付费,可以为书包符合孩子使用习惯的设计付费,但不为多出来的那个大得占满了整个页面的变形金刚和迪斯尼公主付费。

  

因为我不想让孩子从小就不重视事物内在的价值而追捧表面的流行。要让世界上少几个杨丽娟那样的追星族,就请家长从不为卡通形象和明星代言付费开始吧。

  

家长可以掰着指头算算,孩子每天可以用来阅读的时间究竟有多少,看平庸的书,最不划算的,就是浪费了孩子宝贵的童年时光。

  

 

  

 

  

 

  

 

  

相关阅读:

  

全国农家书屋暑期少年儿童阅读活动综述

  

儿童阅读周活动带孩子领略“神秘图书”

  

“2014全国少年儿童阅读年”系列活动启动

  

“全国少年儿童阅读推广服务平台”通过验收

  

儿童阅读目标:怎样“精准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