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焘回忆录揭毛泽东在洛川会议上的抗日阴谋
2018年-12月-25日 19时:35分:54秒

  张国焘回忆录揭毛泽东在洛川会议上的抗日阴谋

  【大纪元10月16日讯】张国焘的《我的回忆》是一本难得的记录历史的书,在记载发生在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日洛川会议时,该书387页这样写道:

  “他认为日本军事势力远胜中国,抗战绝无幸胜之理。前此中共强调武力抵抗日本,并不是认为就此可以打胜,而是为解决国内矛盾所必需。”

  “他(毛泽东)警告会众不要为爱国主义所迷惑,不要到前线去充当抗日英雄;要知道日本的飞机大炮所能给予我们的危害,将远过于蒋介石以前所给予我们的危害。它主张八路军应该坚持游击战争,避开与日军的正面冲突,避实就虚,绕到日军的后方去打游击,主要任务是扩充八路军的实力,并在敌人后方建立中共所领导的抗日游击根据地。”

  “毛泽东接着强调中央和八路军应该绝对的维持独立自主。他说明八路军从后仍应完全遵照中共中央军委会的指示行事,南京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和各战区司令长官对八路军有任何命令,都应先报告延安,听候处断。凡是不利于八路军的任何命令概应用各种借口,予以推脱。”

  张国焘就此发言强烈批评毛泽东和张闻天的这种置民族大义于不顾保全自己以谋私利的行为,书中写道:
“我当场听了张闻天、毛泽东的言论,觉得他们把底牌揭开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遭到蹂躏,民族大义也不受重视,抗日烈火也某有改变着两割自私的阴谋家的心肠。我决定不过后果、仗义执言,首先指责张闻天的谬论。…中共既然与蒋介石同舟共济,就不能有别的选择,只有推动他们抗战到底,影响他在内政上实施若干改革和求得进步。根据目前情况,蒋介石若失败,中共也难逃失败的厄运,因为彼此命运是连在一起的。”

  “接着,

  其他到会者或多或少的表示对张闻天、毛泽东的意见,不能完全同意。”

  然而与会者们的抗日观点并没有得到中共最高统治者毛泽东的同意,“毛泽东看形势不对,浴室提议休会三天,这是毛泽东的一种惯用手段,实际却是停止讨论,仍然按照他自己的主张行事。”

  从这段历史来看,毛泽东的抗战策略就是要借助抗日战争这场中华民族的自卫战争,使日本和蒋介石两败俱伤,他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窃取天下。遗憾的是这真的在以后竟然变成了现实,从而使这个西来幽灵窃据了中华大地,给神州子民带来的无穷的灾难,至今还在危害日甚。

  看到张国焘的这段记述,不禁感叹中共这个极权政党掩盖了多少事实真相,颠倒了多少是非黑白,迷惑了多少人的思想,这不能不是中国人的悲哀。

  中共所有教科书中对张国焘的结论是叛党,然而“党员也可以自动脱党。如果根据这样的民主性原则,就没有所谓叛党、叛徒等类的罪名…我不能领导中共向正当的方向发展,也不能阻止中共的变质,深感惭愧。我曾枝枝节节的有过许多次的反抗,都遭受到挫折,足证我无力挽狂澜于既倒。难道我要像布哈林等人那样,听由斯大林杀害吗?因此我脱离中共,离开延安,是完全必要的,也是应当采取的正当行为。我有权利单独行动,自动脱党,不与残忍阴谋的独裁者为伍。”

  从当时的历史情形看,张国焘的所谓叛党,是他在深思熟虑后,认为自己的正确主张无法与中共不顾民族利益以谋取私利的行径相融合,而被迫采取的毅然决然的正当之举。当时像这样的睿智者还有红军代总参谋长龚楚。从今天的眼光来看,要认清中共邪党的真实面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中共是一个极其善于制造谎言欺骗恐吓欺诈的共产邪灵,它本来就是一个西来幽灵,专门祸害中华民族神州子民,为历史安排的这场大戏充当魔鬼的角色,要想认清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大邪教的真面目,那么请你去读一读《九评共产党》这本中共第一禁书。天灭中共天象已经来临,退出中共已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和能否进入未来的必然要求。作为历史的见证人张国焘,从中共党最重要的创建者之一,到抗日大潮高涨时毅然抛弃中共,如果不是看透了共党的残暴阴险本性,是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的。这也是张先生能够得以安享晚年的重要原因,比起中共历次肃反运动中被整治杀害的共党高官们他已经是无比幸运了,这与今天风起云涌的退党大潮形成了历史性的呼应,这不能不说是历史的安排。有兴趣的读者请到网上搜索该书自己阅读。

  大陆读者 风潇
2010-10-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