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著作装帧略论
2018年-11月-13日 15时:24分:35秒

  学术著作装帧略论

书籍在网络化时代依然宝贵,是因为它与其他浏览型出版形式不同,它以单体的结构形式保证了阅读进行的自由和版本的独特。其中,学术著作作为现代出版的一大门类,其不同于一般图书的品性,不在于形式,而在于它以思想构建、学术研究和理论对话为内容。因此,学术著作的装帧设计,不同于一般图书的商业化或艺术化要求,而自有其设计意涵和追求。

  

 

  

一、力透纸背的素净

  

 

  

学术著作的封面装帧,通常比一般图书如小说诗歌等文艺作品、科普类读物、社会话题类图书素净。这种素净的选择,源于学术著作本身沉静的内容,以及学术著作的呈现对象相对较为肃穆的品格。另一方面,学术著作向来不是大众产品,其读者基本上是些固定的学人或研究者。学术书籍的市场与流行读物的市场截然不同,它的市场往往狭小而悠长,一本学术著作出版后,很可能一年只卖出若干本,但却可能能够持续卖上若干年,以致断货绝版后,还会有人继续找这本书,这便是学术著作的不同寻常之处。因此,在装帧设计上,学术著作一般不求像普通图书的选题那样,在包装上制造惊人的效果,以吸引浏览者的目光,获得短期的市场营销佳绩。

  

 

  

学术著作的读者往往是学术同仁(学人、专家、研究者),其市场只能随社会整体学术风气的提升而扩容,一般很难在短时间内突然爆发。学术出版要想在装帧上获得受众的青睐,由此提升购买欲望或扩大传播量,基本上是不可实现的。因此,学术著作在装帧方面,更多地考虑与学术品格相应的美学构思,减少商业元素的应用,这既是学术出版的本位诉求,也是明智长远的选择。

  

 

  

简单的设计理念,缘于对繁复到杂芜的商业设计的反叛,保持一种思考的静默,体现一种对内在思想力的追求。在这种简单中,抹掉的是社会生活的枝枝节节,省略的是繁复变幻的现象与细则,希冀由此获得集中思考的效果。因此,与简单的设计理念相伴而来的,优德88官方网是一种素净的装帧风格:没有奇幻的图案,没有斑斓的色彩,没有多余的线条;着色素雅,图案明了,标题清新——这些,是大部分学术著作的装帧路线。

  

 

  

在这些简单素净的设计中,商务印书馆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是一个十分典型的案例。这部大型系列丛书从1981年开始,以每年几十种不等的数量,持续30年的时间,已推出了400种,这几百种学术著作在装帧上,都以一种素面朝天的样态面世。其封面一律为白色,除了书名和作者名,只有“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一行浅色字,作为背景和装饰置于书眉,左下角是一个不显眼的金色简略花枝图案,作为整套丛书的标志。为了区分不同学科,《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在一律白色的素净封面设计中,加入了简单的颜色,书脊、封底用单一的色彩装饰,如哲学类为橘黄色,历史-地理类为黄色,政治·法律·社会类为绿色,经济类为蓝色,语言学类为棕黄色。这套《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几乎囊括了人文社会科学各个领域所能数得出的经典著作,在学术界影响巨大,丛书涉及的原作者和翻译者、校者达上千人,但丛书的设计者却把这一大套内容极为丰富的经典,优德w88.com归拢在一派简洁素净的装帧中。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简素的装帧设计,一方面由于丛书庞大,涉及的学科众多,出版计划不断扩张,丛书最终完成时间遥遥无期,因此在装帧上难以用一种构图囊括所有的学科和专业,只能在封面的留白中,以书脊和封底的简单着色区分不同的学科;另一方面,丛书译介收录的全是各学科的经典名作,装帧的留白素净品相,无形中提示受众忽略装饰形式,关注书本身的深刻思想和精彩内容。

  

 

  

为此,《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在沉静坚韧的学术坚守中,创造了一种简素的风格,其简素的装裱与其所呈现的丰富蕴涵统一在书中,构成了鲜明的比照,读者看到那衬托在一色封底中的白色封面和黑色的字体,便能一眼认出它淡泊之下的不凡出身,引发对经典名著的联想与阅读敬意。

  

 

  

素净的力量是静默与沉稳,但毕竟素净不仅只有留白一种方式,而可以变换出多种色调的素净之风。因而,,留白作为素净的方式之一,不可使用过度,一旦留白成为流行的设计风潮,所有的学术著作封面都奔留白而去,弄得一片素缟,装帧便失掉了创意与设计之意。

  

 

  

二、抽象所传达的意蕴

  

 

  

学术著作不仅是一种研究成果的集结,而且是一种“不吐不快”的思想发现,一种“有话要说”的理论清理。在这里,“吐”与“说”不是一般意义上所指的言说,而是以概念、术语和论证构成的叙述,以理论发现和对话组成的阐述。因此,学术著作在装帧上,有很大一部分不易以具象的图案或图片指代其言说。譬如,海德格尔的《在通向语言的途中》,如何用图案传达其意思?又如,苏珊·桑塔格的《反对阐释》,用怎样的构图表达才恰当?再如,罗焌的《诸子学述》,以什么形象可呈现其精深之意?在学术著作中,此类难以用具体形象概括的例子比比皆是,该如何使用设计美学中的联想与设定,如何调动图案资料和色彩资源,传达其非具象、非形象和非物象的意涵?

  

 

  

设计者在未能通读和充分理解一本书稿的学术思想,也无法真实地掂量出学术著述的思想价值时,书的装帧只能通过对选题的推测和臆想,在想象的空间完成构图设计,即设计师只能按自己对选题的想象而不是书稿本身所阐释的思想,去完成装帧设计。因此,这种在想象中理解作者的表达,在很多时候只能以抽象的构图传达这种近乎隔靴搔痒的立意。

  

 

  

抽象即是不涉猎故事逻辑和理性诠释,通过形状和颜色的主观组合,纯粹由色、点、线、面、肌理构成视觉形式,表达主观设想。抽象艺术的设计理念运用在学术著作装帧中,很多时候体现为对选题的线条与图形概括,或是形状与色彩的提炼。如三联书店的《学术前沿丛书》中,让-比埃尔·韦尔南的《神话与政治之间》一书,在白色的封皮中,书名和作者名用不同的字号置于右上角,在书名和作者名之间隔着一条浅橙色的英文书名,左下角是英文单词“FRONTIER”(前沿)组成的字块叠加,设计者置对这些浅棕色的“FRONTIER”字块进行过“做旧”的模糊化处理,似乎象征着该书所陈述的思想,从古希腊一路走来的斑驳历史痕迹。在这个设计中,既没有对古希腊神话的描绘,也没有对寓意于神话中的宗教场面的表现,更没有对它们之间勾连关系的形象化描绘,一切对让-比埃尔·韦尔南著述的理解或不解,都简单地布置在书名、人名和颜色、字母的处理中,整个封面因消解了神话内容的具体画面,从而使象征意义凸显。

  

 

  

在现代艺术中,抽象不仅是一种艺术解释和想象的手段,而且是一种思考方式,一种表达渠道。如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朗朗书房·李零作品》书系中,李零的《上博楚简三篇校读记》一书,封面以浅棕灰为底色,左上角的深棕色色条中嵌着“朗朗书房·李零作品”小字,中间偏左是较大的黑色书名,中间偏右是棕色半只古代徽标的特写,书脚是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图标和出版社名一行黑色小字。整个封面设计中规中矩,却透着很深的设计功力,在抽象中传达着具体的意思(三篇楚简校读记),在简略中显出端庄典雅的气势。由于消融了具体的轮廓和细节,设计摆脱了具体形象和物象的表现困境,在色块和肌理的运用中,传达出更多具体形象所无法表达的思想内涵。因此,抽象成为学术著作装帧常常选择的表达方式。

  

 

  

然而,当学术书籍能在内容的陈述中集中于一个形象,使设计者捕捉到具体可感的意象情形时,以形象或形象与抽象过渡之间的画面语言,可以传达出书籍的某种言说立场。如同是华夏出版社的《经典与解释》系列中的《西方思想家》分系,伯纳德特的《弓弦与竖琴一一从柏拉图解读〈奥德赛〉》一书,侧重于在译著中展现伯纳德特在古典学方面的学术历程与建树,因而书的封面在米色的基底上,有一幅用极细小的绿色英文字母打格构成的伯纳德特像片。这种由具象向抽象过渡的处理,既利用封面介绍了古典学家伯纳德特本人,又呈现了学术著作的美学品格。

  

 

  

三、在清雅与厚重之间

  

 

  

在书稿所包含的思想力量与出版的商业考虑之间,学术书籍的装帧宁可选择前者。因为选择了学术书籍装帧,也就意味着选择了“小众”的阅读群体,这种选择使得大规模购买的畅销形势变得不太可能,而“小众”的个性化、品鉴化需求,以及设计者内心对书稿的理解,便成为设计者首先考虑的因素。学术著作在图书中既不炫目,也不俗常,它自己便是一处安之若素的景色,如何披挂只看设计者胸中点墨。

  

 

  

由于学术著作有相当一部分以纯理论见长,在一些平面艺术设计者看来,纯理论探讨即是学人问道、雅士清谈,优德w88.com于是,淡雅成为一部分设计者的心目中预设格调。如山东大学出版社的《人文前沿丛书》中,伊曼纽尔·沃勒斯坦的《知识的不确定性》一书,以淡黄色为基调,书名以竖排格式置于封面右侧,有一个比底色稍深些的黄色抽象图案,点缀在书名题头处,因图案较小,而且颜色与底色较为相近,在封面上只是若隐若现,并不突出,起着提示的装饰作用;书名左旁是书名的英文名,同样是直排,颜色是淡淡的咖啡色,与底色和图案色同一个色系,显得清淡协调;中间上下各有一行直排的小字,分别是作者名和译者名、出版社名,二者相对错开,显得清晰而雅致;封面左侧中下的位置,是丛书名,字号和颜色与右边的英文书名一样,在视觉上有联系、有呼应;丛书名右边用极小的字号,排出主编的名字,但却是横排,平衡了右边的图案和题目的黑色大字造成的垂重感。整本书在设计上显得清新雅致,像一帧清雅的黄绢。

  

 

  

然而,设计讲究多样和变化,如果一味地清雅,设计将因重复和单调陷入苍白的困境。何况,学术著作涉及的学科众多,研究类型五花八门,写法各异,风格也因研究者的学术倾向和个人气质而千差万别,或明快凌厉,或浓郁深沉;或层层推进,或深刻凝重。因此,针对不同的研究、写法和著述风格,装帧设计也须出自对著述的理解和个人的艺术想象,而无任何固定的格式。

  

 

  

对学术的研究,其著述不是一般陈述,而是使用大量概念术语,演绎其论证或论辩,其中不乏晦涩难懂之处。耶鲁大学教授史蒂芬·卡特曾强调“读难懂的书的重要性”,正是这些“难懂的书”,使世界有了明澈古今的理据,撑起了这个世界走向未来的张力和依据。因而,学术著作虽然不是金融知识,不是生财之道、生存法则,但却存有人们几千年孜孜追求的真谛,字符间的体察和洞见,凝聚思考与逻辑之力。为此,学术著作的装帧,有不少选择凝重的格调,以表达思虑的艰深,思想的深邃。

  

 

  

书籍的装帧设计作为一门平面艺术,没有什么约定俗成的框框,但学术著作作为其中的一个种类,有其独特的运行规则。然而,规则是在对著述的把握和设计实践中逐渐形成的,自然也将在这种出版与艺术的结合中,按自身的演进规则与可能性,不断变幻着原创的新意。(闵军)

  

 

  

 

  

 

  

 

相关阅读:

  

书脊设计: 方寸天地 气象万千

  

从湖南新闻奖作品看如何设计特刊封面

  

封面设计助推图书营销

  

婴幼儿图画书设计:回归“图书”词源

  

春季旅游书如何出新出奇? 亲身经验 手绘插图 设计路线